舞台上的名角曾是孤独的弃儿 魏海敏哭了

国家文艺奖得主魏海敏将在独角戏《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搬演自己的故事,梳理生命历程。(刘宗龙摄)
国家文艺奖得主魏海敏将在独角戏《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搬演自己的故事,梳理生命历程。(刘宗龙摄)

自幼父母离异,曾被送往育幼院,后来又到剧校求学,国家文艺奖得主魏海敏,演遍古今中外舞台上的精采角色,是接受众人喝采的天后,但她却有个孤独的童年,曾认为自己生来就没有妈妈。今年她首度把人生故事搬上舞台,以独角戏形式,直视自己过往的伤疤与快乐。

魏海敏现年64岁,回顾一路点滴,她表示,她是传统剧校培养出来的演员,当年能够跨海到大陆拜师,师承京剧大师梅葆玖,「那样的胆量和勇气,回想起来,并不是真正的勇气,而是一股源自于内在的缺乏感,觉得自己还可以更好,才让我义无反顾地踏上京剧艺术的道路。」

说到哽咽处,魏海敏哭了。她表示,原本并不想在舞台上深层探讨自己的故事,重新思考原生家庭带给她的考验,但又因为诠释自己的故事,更深刻地进入内在世界,「我想,作为一名表演工作者,那样的孤独感,未必不好,从小的困苦和孤单,都是必然的过程,有了这些经验,才更能深刻地体验人性,投入我要演的角色,让角色活在观众眼前,是我最快乐的时刻。」

剧名取为《千年舞台,我却没怎么活过》,正是导演王景生观察到的事情,魏海敏能演出莎翁笔下的马克白夫人、张爱玲笔下的曹七巧、忽男忽女的欧兰朵,但却从来没演过她自己。

王景生来自新加坡,他观察,魏海敏是海光剧校培养出来的学生,在军教体系中成长,「在体制下,她却能成为她自己,走出自己的路,这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情。」

王景生表示,魏海敏父母亲的故事,标示了一个被遗忘的年代,「从1949年之后从大陆来台的人,他们像是无名氏一样地被遗忘了,魏海敏的故事,再度唤醒这个无人知晓的时代。」演出将于4月9日至11日在台北国家戏剧院、4月17日在新竹县文化局演艺厅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