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9000英哩的母爱 西非妈妈为子赴台捐肾

杰妈妈与杰先生相拥,感谢台湾团队的协助。(林周义摄)
长庚医疗团队为杰先生切蛋糕,庆祝杰先生重获新生。(林周义摄)
杰先生、杰妈妈与医疗团队合影。(长庚医院提供/林周义台北传真)
杰先生、杰妈妈与医疗团队合影。(长庚医院提供/林周义台北传真)
杰妈妈(中)与长庚医护团队合影(左为杰先生的弟弟)。(长庚医院提供/林周义台北传真)

在台工作、来自西非甘比亚的杰先生(Mr.Jarjusey),3年前确诊慢性肾病变,去年开始洗肾。杰妈妈为了帮助儿子,约在1年前筹备来台,突破疫情的阻碍,今年2月飞越9000英哩,经过检疫后顺利捐肾,感谢台湾医疗团队、政府协助儿子重生。

今年40岁的杰先生,8年前来台唸书,毕业后留台工作,是一名英文老师,3年前因血尿就医,检查后发现是「双侧多囊肾合併蛋白尿」,且进展到慢性肾病变第5期。在定期追蹤下,肾功能仍持续退化,去年开始洗肾。每次洗肾后都难以好好工作,医师便提议进行肾脏移植手术。

经过家族的商量,杰妈妈决定赴台救子。由于去年正逢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来台就医不易,杰妈妈必须申请「特殊或紧急专案入台签证」才能入境。在外交部、卫福部、长庚医院协助下,陆续克服签证申请、国际亲属关係证明等法律文件的跨国认证手续,杰妈妈终于在今年2月抵台,经过14天隔离、7天自主健康管理后,前往长庚医院由肾脏科主治医师郭彦志安排捐赠前评估。

郭彦志表示,依我国规定,肾脏移植需经过完整详尽的检查后由伦理委员会审核通过,而捐赠前的单独会谈对于仅会说曼丁卡语的杰妈妈来说是相当大的挑战,台湾多数翻译社也不提供此语言的服务。经马不停蹄的协调、沟通,终在外交部亚非司的帮助下,找到了正在台北医学大学就读护理的甘比亚留学生前来翻译,克服了语言上的隔阂与难关。

今年3月中旬,长庚医院泌尿科主任刘冠麟以腹腔镜手术摘取杰妈妈的左肾,由一般泌尿及肾脏移植科主任王叙涵医师进行肾脏血管显微重建移植手术后,将杰妈妈的肾脏移植给杰先生。杰妈妈术后第2天即恢复进食及活动,肾功能也正常,在术后第5天出院。杰先生术后尿量每日皆有3000-6000毫升,不再需要洗肾,术后第13天出院,定期在门诊追蹤,目前肾脏功能稳定进步,下个月即能返回工作岗位。

刘冠麟指出,移植手术在外科手术中难度最高,摘取器官时为了减短缺血时间,须在有限的时间内,小心地保留肾脏及其血管输尿管组织,肾脏植入受赠者时须仔细地重建动静脉及输尿管,尽快让肾脏恢复功能,术后病患也必须规律服用抗排斥药物。王叙涵表示,由于甘比亚饮食偏鹹,长庚医疗团队也特别嘱咐杰妈妈多留意。

林口长庚医院副院长冯思中表示,长庚肾脏移植团队40年来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将爱传递给受赠者,这些接受肾脏的患者脱离血液或是腹膜透析的羁绊后,除了有较好的生活品质,也有较高的比率回到工作岗位。林口长庚国际医疗中心及泌尿科和肾脏科移植团队很欣慰能帮助这对甘比亚母子完成心愿,恢复健康,希望所有的肾友在接受治疗后都能有「肾」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