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岁女儿惊见王传一吻别的女人 向妈妈告状:爸爸在亲另一个姊姊

王传一、方语昕出席纬来电影台《我叫梁山伯》首映茶叙。(吴松翰摄)
王传一、方语昕出席纬来电影台《我叫梁山伯》首映茶叙。(吴松翰摄)
王传一、方语昕、侯彦西与导演朱峰出席纬来电影台《我叫梁山伯》首映茶叙。(吴松翰摄)

王传一、方语昕、侯彦西、李沐主演的纬来电影台全新自製电影《我叫梁山伯》将于4/4晚间9点全台首播,方语昕1日在记者会上透露这是她跟「偶像」的萤幕初吻,她从国中就视王传一为偶像,觉得他人帅且演技又好,完全就是她的理想情人,知道两人要演情侣时超开心,「但一开始定装时都不敢正眼看他,连说话都不敢,等杀青后才表达我对一哥的欣赏」。王传一则笑着建议她,以后不要一开始就说「我是看着你的戏长大的」,因为很少偶像听到这种话会开心。

王传一觉得《我叫梁山伯》是喜剧,一定要让2岁9个月的女儿也看看,不过他与方语昕剧中有导演临时加的吻戏及下跪求婚戏,不担心女儿看到觉得奇怪吗?他笑说,女儿之前看到重播的《美味满阁》中他吻魏蔓的画面,就曾问妈妈:「爸爸在亲另一个姊姊!他在跟谁啾咪?」对此,他说:「我觉得这要习惯啊!」

他说女儿现在是天生谐星,会做很多可爱的动作,不过他因最近赶拍三立华剧《三只小猪的逆袭》,又要录主持的节目,都住在台北的公司,没时间回新竹家,受访时忍不住表示「我非常想她」,「我已经11天又12个小时06分没看到女儿了!都只能跟她视讯」,女儿一早都会咬着奶嘴传讯息跟他说「爸爸,欧嗨哟,我起床了」,他也只有时间有机会听到女儿的声音,其他时间因为专心工作大多不会把手机放身边,他一度心酸地说:「可能头髮又长长了。」由于女儿现在已经会按手机,前几天他手机接连来电、震动好几次,都被他按掉,他一度以为家里有什么急事,后来老婆才说:「是女儿要找你,她打了三通line要跟你视讯。」

是否有生第二胎的计画?他说看缘分,没有刻意计画要第二胎老婆也不排斥,虽然人家都说一儿一女凑成「好字」,但他反而觉女生不错,不过生儿子也没有不好,一切顺其自然。他也坦言当爸爸后,更会随时注意自己的安全,去年还在强烈强烈怂恿下,把重机卖掉,因为老婆总是担心他骑车「肉包铁」,之前爱潜水,但太太每次看到潜水意外新闻就都会唸「不要再潜水了」,在在让他觉得自己现在做一些事要顾虑的已经不只是一个人,「背后是一个家庭」,所以就尽量不要让家人担心,拍戏保险也是保到最高级别,以前拍戏高危险动作都会坚持要敬业自己上,现在有危险动作戏,如果有替身就让替身来,「以前什么都可以,现在多了很多层顾虑」,结婚生女后变得比较怕死吗?「怕很多!」

他说,导演一直不希望他拍《我叫梁山伯》时有王传一的影子在里面,「不要帅气、偶像pose,要回到梁山伯的角色」,也算开启他另外一个喜剧戏路。至于吻戏,本来剧本没有,是导演现场加,他笑说自己一口答应,结果跟方语昕的吻戏是「自转360」度让镜头拍,要配合摄影师和机器,边吻还要自己调位置边小声跟女生及摄影师沟通,且眼睛又要闭起来假装很投入,真的不太容易。

他剧中有场向方语昕求婚的戏,导演要求双膝直直跪下,众人替王传一的膝盖担心,他则打趣说:「膝盖该半脱臼了,本来不需要护膝,但导演说要很用力的那种跪法,所以还是有保护措施,工作人员也贴心」;一旁的方语昕见状也说:「他跪下时,地板抠一声,超大声,我有被吓到」。现实生活对老婆求婚也走直球路线,王传一说:「我当时在大陆拍戏,腾出三天回来,一下飞机就先去挑了一个钻石戒指,一回到家就问岳父在哪,当着準岳父岳母面前下跪跟老婆求婚,没有设计什么哏,直接说嫁给我吧!」